文学
返回上一页


我认为,有些告别已经功德圆满

比如我此刻离开牡丹江水

海浪河被我做成生动的相册

习惯了采撷和储藏

许多自拍,至少两次才摆正姿式

 

风被系上林梢

村落还原回山脚

黄昏不应该产生的落寞

我偷偷藏进背包

 

一棵不合群的老树

怀抱石头倔强地倒下

我惊讶但不惊慌

如自己身上的一道伤疤

在阴雨天不停拷问,曾经和未来

 

独来独往的人啊

是肤浅地过,还是鲜明地活

首页 28365-365体育投注 bet365体育投注在线 更多分类 更多分类